支离破碎的镜子,我看见了你的眼睛

image

01

“这热的连鸟都不出来拉屎的鬼天气,让我上哪去找新闻啊!”

小凡扯着自己的头发,顶着一头鸟窝拐进了身旁的便利店,些许光亮刺到他的眼里,小凡转头想要破口大骂,却发现光源里一位盲人妇女拿着刚买的镜子摸摸索索走出便利店。

“瞎了还买镜子!”

小凡在心里讥笑着,眼神却不自主的粘在妇女身上。

妇女摸索着进了挂着维修中门牌的厕所,小凡点燃了一根烟,回头一看,那妇女出来了,手里竟然牵着一个小孩,妇女拽着孩子急冲冲地离开,小孩手里捏着什么,边走边一点一点往外扔。

小凡将丢下的纸条捡起,是一张皱巴巴的小票,背面写着“救救我”。

于是他一路将所有丢下的纸条全部捡起,每一张小票的展开后背面都写着救救我。

小凡感觉自己的头上冒出了火焰,喷出了蒸汽,耳边传来火车呜呜声。

“中奖了!老子逮到了一个大新闻!”

于是他赶紧把所有纸条收到了口袋里,将DV打开,卡在了皮包缝里,装作路人跟在妇女的身后。

他压紧了皮包,但可能太激动了,一时间忘了自己该怎么出脚,险些将自己绊倒。

妇女像走迷宫一样,带着孩子转到了一个小巷里上了一辆面包车,小凡将孩子扔下的最后个纸条捡起后,拦了的士跟随上去。

02

随着汽车渐渐开离了城市,身边的房屋渐渐淡去换成绿意的窗景。

小凡已经能看到主编抱着他的大腿痛哭流涕求着他刊登新闻的景象,他咧开嘴开心地笑着。

司机却把车停在了路边,前面的山区路不平,底盘太低进不去,只能送在这了。

小凡掏出钱,让师傅在村外等着,夹着皮包进了摸进了山村。

偏远的山区,外来的小凡格外的引人注意,小凡自诩采风的摄影师,将山村逛了个遍。

“大白天的,一辆面包车会凭空消失了不成?”

小凡嘟囔着。

小凡遇到田间干活的村民,叫到:“大哥,您这村还有别地可以逛吗?”

村民迷茫地跺跺锄头:“俺们村就达旮旯点地方,后山大点,不过闹鬼,平时没啥人去,草都长老高了没啥好看的。“

村民说着用锄头指着西边的小道:”从这上去,带把刀路上草多。“

小凡向村民道了谢,借了村民的镰刀往小道上走去。

只可惜山里转了半天,什么都没发现,直到他爬上树权,才看见老远的那头有一破落院子,隐在山势和高草间。

小凡一阵狂喜,轻手轻脚地向那边靠近,四周阴冷冷的。

离得近了,小凡听到了孩子嘤嘤地哭声。

“有戏!”小凡秉着呼吸,将身子压得更低,他抽出镰刀,避免用手拨弄产生的哗哗声,将面前的草割去。他移动地更慢了,将可能产生的音量都减小,缓慢、渐渐的,小孩的哭声更大了,到了耳边,小凡将镰刀别在身后,爬上了身旁的树
梢。

他向院里望着,那辆面包车果然在那里!

小凡紧紧扒着树,抬起头来观察小院。

院落里的门都紧闭着,里面几个大汉围在院里吃酒,妇女在中间娇笑着,抖着身躯,起伏太大小凡都能看见胸前的波浪。

孩子的叫声掺夹在中闻,小凡打开DV,将画面放大,将看到的一切完整清晰地录了下来。

“看样子潜入难度太大。”

小凡爬下树梢,摸到院旁,在周围寻找。

有窗!

小凡将DV凑过去,对着每个可能的缝隙里拍摄,额头上的汗滚下,他伸手想擦去,结果弄得脸更湿了,原来手心里比额头上的汗更多。

小凡用手擦擦裤子,一个一个窗口地换着,突然DV对上了一双眼。

他惊了一下,往后退去。

是刚才的孩子,小凡松了口气,将手抬起,继续拍摄。

孩子抓着两边的栏杆,看着小凡叔说:“你是来救我的吗?”

他将DV拉近,对准孩子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呈现出来的,名叫希望。

小凡用DV扫视了屋内的环境,打算转身离开。

DV却突然被抱住了,“叔叔,我们来拉钩好吗?”

小凡看着孩子的眼睛,将手伸了过去。光芒灼得他有些想将手放下,他别开眼,轻轻地说:“别出声,叔叔马上找人来救你。”

小凡跑出了院子,刚被镰刀开完的路十分的顺畅,他将镰刀甩在路边,紧握着DV。

快到了!

小凡看着不远处的出租,拼进了全力的奔跑。

他二个猛扎跳上车,“师傅!去快电视台!”然后快速打开手机,査看最新的新闻推送,没有关于人贩子的相关报道。

他心里的得意又加了一层。

“师傅,再开快点!”

他拿起手表,不自觉的数着秒数,汽车逐渐颠高了山区,小凡喊道:“师傅,开快点!再开快点!”

03

电梯还在高层,他火急火燎地冲进了楼道,气吁吁地冲进办公室。“主编!来看!”他将DV连上电脑,端起桌上的水咕噜喝下:“主编!你快看!”

主编不耐烦地从桌前挪过来,电脑上,小男孩正被控上了面包车。主编瞪着电脑“这是什么?拐卖儿童集团!”主编盯着屏幕不断地点头,大力地拍着小凡:“干得好!”

小凡拉过主编,低声巧言:”这事儿还有后续呢,那儿有几个孩子,我们去联系警察拍解救孩子的现场啊!“主编赞许地说,交给你了。

路上,小凡神气地领着汽车进了山村,带着大家潜伏着围住了那座小院落,里面男男女女地醉话还在荡漾,却没了孩子的哭声。

同事将树叶声踩得响了些,小凡用手电照了他一下以示警告,气氛压抑的大家不敢说话,只有夏夜的蝉叫和细微的树叶声。

小凡爬上树梢,房间里的灯光亮着,院落里没人。他将手电打开向树下闪了两下,示意可以突袭,便持着DV蹲在树上,看向院落里的情景。

警察爬进院落,将门栓打开,挥了挥手,剩下的警察持枪悄声站在了院落每一扇门后,他们击石将水缸砸碎,闻声出来的男男女女们全被扭住制伏了。

小凡从树梢爬下,奔进了院落,将摄影师引到小男孩原先在的屋里,他抢先进去,高呼“孩子!叔叔来救你了!“

可黑漆漆的房间里无人回应。

小凡打开灯,屋子里空荡荡的,中午看见孩子的那扇窗户还开着。

小凡从房间跑出,往人群最多的房间里走去。

人群异样地沉默,他挤进中心,将身旁的人一点一点拨开,看到了一个孩子,躺在了中央的手术台上,污浊的白布将他盖住,血液缓缓地从上面的滴落,发出滴答的低沉声。

血液正缓懈的侵蚀着白布,他的眼珠随着血迹的纹路游走,揭开了孩子脸上的白布,那双眼睛明明闭着,他却感到那双眼睛直视着他。

旁边的冰盒里,一个新鲜地肾脏红的分外刺眼。

同事压低声对他说:“干得好,不只是人口贩卖,还是个器官盗卖组织,你走大运了!“

他浑身发抖,缓缓地退后,撞到了身后的桌子,清脆的破碎声使他一惊,他转头,地上破碎的镜子里倒映出他的脸,一块一块,支零破碎,正是早上晃了他眼睛的那块儿。

他蹲坐地上,摸着脑袋 ,使劲拍打着,“太迟了 ,太迟了!都怪我。“

小凡双手捂紧脸,抽泣个不停 。

林木故事 wechat
扫码关注公众号 阅读更多原创故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