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的美人鱼

01

大雨如倾如注,风起云低,雨物蒙上了一层奶白色的薄雾,飘洒在屋檐之间,像怒号,像尖叫,发泄着已久的怨气,雷声如兽类喉咙里的低鸣,“咕噜”作响。倾泻下来的水。如一道道的小瀑布,地上雨水蜿蜒流淌,俨然成了小溪。

但明明附近村子都下着雨,而这片澄澈的海域阳光则明媚依旧,天上的浮云漾着柔波,一幅岁月静好的模样,却是附近渔民谈闻之色变的地方。

传说,那是故事中小美人鱼化为泡沫的地方。

小美人鱼不愿意杀死王子,选择自己化为泡沫,可歌可泣。

所以她化为泡沫后,据说是海神的厚爱,不忍旁人叨扰她死后的清净,抑或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这片海域终年无风无雨,天气晴明,水清可见底,却没有任何水生生物。

而附近渔民也不敢在上面行船,因为只要一有人在上面行船,必会起浓雾,迷失方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更有人言之凿凿,说是这是被小美人鱼给诅咒了,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现在,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在我的面前小美人鱼的妹妹菲尔。

我是海中的海巫,我没有名字,别人却叫我巴卡大人(海中语言巴卡为预言者的意思)。

当然,这是在面前叫的;背后,他们叫我巫妖。我是上身为人,下身像章鱼触角的海妖,平时喜欢盘踞在阴暗的岩洞里,这让我感到安全。

也许你也已经猜到了,没错,我就是那个故事中把小美人鱼的鱼尾变成人类双腿的那个海巫。

我日复一日的躲在幽深的海底,独酌千年的孤独。直到有一天,美人鱼爱丽儿唤醒了我,恳求我赐予她一双腿。后来,直到她化成泡沫,那时我才知道世界上原来有一种东西叫“爱”。

这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半梦半醒之间,我曾这样想过。

而菲尔守护着那片她姐姐消失的海域,那片海域无鱼无虾,又起浓雾的事情全是她搞出来的。“谁也不准打扰姐姐死后的地方!”

她曾信誓旦旦地说道。

她微微垂下头,金色的长发闪耀着太阳的光芒,遮挡了脸庞,使我看不清她的表情。深色的鱼尾随着水波左右摇晃,流转着铅华流光,美的令人目眩神迷。

“请您一定要帮助我,我要为姐姐复仇!”

“当初,你姐姐是以美妙的歌喉做抵押才换来的双腿,而你,能给我什么呢?”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看着自己深紫的指甲,轻笑一声说道。

“用我的灵魂做抵押。”

她定定地看着我,双眼爆发出强烈的光彩,蓝色的瞳眸像最深的海洋,那是一种最后的生命燃烧式的光彩。

如此决绝的眼神,仿佛让我看到了当初她姐姐同样坚定的眼神。

那一刻,我一怔,内心突然变得很温柔。

02

菲尔拥有腿出水的时候,身裹一条白色纱裙,跟街上的未婚少女别无二致,她也拥有这个年龄少女特有的天真烂漫,活泼好动,相信这个世界的人非恶即善。

我想,她只是被复仇的激情冲昏了头脑。

因为菲尔出现在那片死寂的海域,不知是谁看到了菲尔缓慢的出水,周边渔村开始流传起“海之神女”、“小美人鱼再世”的说法。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给她披上暗黑的衣袍,把自己真视若生命的水晶球也交给她作为道具。

我们的计划其实很简单,菲尔作为“路过的预言师”混入宫中,去给国王占卜。

菲尔说,她要那个已经成了国王的王子睁大双眼看清谁才是真正救他的人,然后看他后悔不迭,展开复仇,帮姐姐出了这口恶气。

不得不说,这很幼稚,但我愿意陪着她这样做。

我陪着她,跋山涉水,来到了金碧辉煌的宫殿之前。

那时她很紧张,牵着的手里满是黏腻的冷汗,她凑近我的耳边,问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待事成之后,你能告诉我你的性别是什么吗?”

我这种人身章鱼的海巫是没有性别的,但我还是沉思了一会儿,摸摸她的头,附在耳畔轻声说“好”。

看着她娇憨的笑容,我的内心很柔软。

进去之后,金殿上,那高高在上镶嵌宝石的王座,散发着夺人眼球的光芒,这一切让我感到熟悉。

王座上的那个男人,是个行形消沉的老头,浑浊的眼里透出精光,与在他身旁年轻娇美的妻子成了鲜明的反差。

国王双鬓斑白,脸上的皱纹如舒展的龙爪菊,细细密密的在额头,双颊,下颚,都留下了岁月打磨过的痕迹。

是的,他已经很老了,老到了行将朽木的程度,整个人就像一副骨头架子披着一张布满老年斑衰残的皮。

很难想象,几个月前,他还是一个没有继承王位,意气风发的年轻王子。

菲尔怔愣了一下,才短短几个月,她也没有想到国王就从二十几岁的英俊少年变成了这样。

国王缓缓开口,他吐出的字节沙哑无比:“还请这位大师为我占卜吧。”

他们占卜的时候,我退了出来,在门外等待菲尔。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重物落下的声音,我一急,就冲了进去。

只见年迈的国王跌坐在地上,双手掩面,清泪,一滴一滴地从指缝里低落。他黯然垂首,双臂在地上支撑着,尽力让自己摔下去。

他开始说话,声音喑哑,像游蛇丝丝划过,夹杂着不可掩饰的悲痛。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了……”

他脸上沟壑纵横,涕泪直流,哭的像个孩子

“我一直知道其实是她救的我……但我有什么办法呢?当初落水的时候,我曾迷迷糊糊地醒来过一次,我看到了她的脸,知道是她救的我,但我没办法啊,我必须与公主结婚,这样我才能登上王位,不然我极有可能被我的兄弟取代……”

大约是太过激动,他说的语无伦次,但我们还是听懂了——原来,自始至终,就是这样,小美人鱼爱丽儿救了王子,但王子明明知道小人鱼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却依旧与公主在一起,仅仅为了登上王位,而已。

“我真的没想到她会变成泡沫的!”

国王老泪纵横。

菲尔浑身散发着戾气,拧起眉,从袖子里掏出雪白尖利的匕首,我极快地制止了她,悄声道:“你一定要把匕首刺向你姐姐不忍伤害的男人么?”

突然,变故产生。

卫兵鱼贯而入,把我们团团围住,困死在这里。掩面抽泣的国王缓慢地站起身来,有些歉意地望着我们,道:“实在对不住了,菲尔人鱼小姐。”

03

很多人知道,小美人鱼那凄美的结局,却只有极少人知道接下来的故事。

小美人鱼死后,娶了公主的王子,身体突然迅速衰老,召集天下名医,为其诊治,却无药可医。

一晃眼,几个月过去了,国王垂垂老矣,时日无多。

终于,有一位名叫巴洛的巫师经过,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海神的愤怒。

巴洛巫师说:“人鱼是海的女儿,国王还是王子的时候背弃了人鱼,所以遭此惩罚。”

而唯一的解药,就是吃下人鱼的心肝,方可解。

其实菲尔上岸的时候,国王便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行踪,当国家机器真正运作起来的时候,效果是很可怕的。

国王的愧疚是真心实意的;歉意也是真实存在的。

但一切都抵不过利益的驱使和自身的自私。

人都是自私的。

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灰色地带,对和错都不是绝对的,那要看立场是否相同,可菲尔就是想不通。

人鱼,永远都不会懂人。

04

于是,神圣庄严的宫殿上,训练有素的士兵擒下了菲尔。

她挣扎、她抗拒,她骄傲地抬起头颅,露出一段雪白的粉颈,像献祭式的最后祷告,深深刺痛了我的眼睛。

而我却只能静静地站在那里,我不能救她,我甚至什么都不能做。

海巫世世代代信奉着这样一条守则——不准对陆地人使用海巫的巫术,不然,下场就是灵魂消散。

我看着她沉睡的面庞,我突然哭了。

原来,这种眼睛里流露出咸涩的液体的方式就叫哭啊。

这是我变成海巫之后千百年来第一次学会哭。

我很想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告诉你吧,我其实没有性别,我其实想守护你!可是……对不起…”

对不起,我救不了你。

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我浑浑噩噩地待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像囚犯一样对待,被那么粗暴地押了下去。

这时,那个叫巴洛的巫师,款款向我走来,轻轻地说:“好久不见,王子殿下。”

我的瞳孔皱缩。

05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久到连回忆都微微褪色,模糊不清。

那时我还是邻国最小的一位王子,骄傲恣肆,不谙世事,不知烦恼情仇为何物。

那时我终日玩乐,特地命人修了一艘大船,出海航行去探险,我为船长。

那时,我可谓是春风得意,无奈正巧遇上暴风雨,并不是所有的王子都如国王那样幸运,没有美人鱼来拯救我。

那是一个噩梦般的晚上,导致后来我做梦梦到时都会满头冷汗的惊醒。

我坠入了最深的海,深到一望无际。

从此,灵魂被锁,日日夜夜被锁在最深最深的海底,无人陪伴,无人救赎。

时间太漫长了,漫长到石烂田荒,红颜白骨,我的国家,也亡于他国铁蹄的践踏。

而我,灵魂在千年的时光里,也逐渐变成了巫妖,成了如今这样。

从此我便失去了名字,失去了性别。

回忆如排山倒海般涌来,使我的脑壳疼痛欲裂。

巴洛对着我微笑,我也记起了他。我还是王子的时候,曾收留过他,对他有过知遇之恩。

巫师跟巫妖一样,生命无比漫长,漫长到一眼望不到头,令人绝望。

“恭祝殿下计划成功。”

他身子向前倾,微微鞠躬,向我祝贺。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唯一能把巫妖重新变为人的方法,就是用一条人鱼来献祭。

所以之前美人鱼爱丽儿向我求助,我答应了她,但谁知她会为国王甘愿自身化为泡沫,大大出了我的预料。

不过,幸好,还有菲尔自动送上门来。

只要她一死,国王能变回年轻的状态;而我,能重新变成人。

衰老的国王从座椅上缓缓下来,对我说:“合作愉快。”

我睁开眼,对他回报以微笑:“合作愉快。”

……

再见了,菲尔,不,再也不见。

林木故事 wechat
扫码关注公众号 阅读更多原创故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