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手机没电了,这个世界都没电了……

01

电量值——100%(充足状态)

自从手机电量和人的生命绑定后,全世界人类迈入了充电就可以永生的时代。

幸福的人们在网络中畅游,享受生命,或是为充足的电量呐喊:“球进了!”

人们在网络中狂欢第一千九百届篮球杯的胜利,弹幕充满4D粒子全息。

当然,有人狂欢,就有人叹息:“唉!要不是詹姆的手机电池老化,这场比赛耗下去,胜负都不一定呢!”

我看着老朋友乔治垂头丧气,于是想转移话题:“我手机满电呢!或许我们来一场solo,输的人请客充电!”

乔治抬起下巴信心满满道:“下次想请客,请直接说。”

语气狂妄的乔治确实拥有非比常人的游戏天赋,半天时间,就让我败的一塌糊涂。我们在游戏中挂机,在现实中肆意释放手机电量以求获得最好的全息电影效果。

我又耗费了些电量叫来外卖服务,汉堡和肥宅快乐水,这将是我和乔治两个人的狂欢。

02

电量值——75%(流失状态)

乔治从丧气中重新走了出来,我们的手机电量也已经逐渐逼近黄色警告值,我想履行赌约,请他来我家充电,但大街上各处墙壁突然响起了警报,紧接着跳出了一个新闻播报。

主持人播报了这样一则消息:“根据有关专家预测,未来两天内将会有小规模太阳风暴活动,届时将影响电力供应,请注意保持手机的电量。”

画面一转,转到了采访专家的地方。

专家安慰大家说:“大家也不要慌张,这种事情我们遇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基本上,最严重的一次也就是断电两天,当然了,只要大家把家里充电宝都充满备用,坚持两天时间的手机电量还是轻轻松松的,所以大家没必要恐慌……”

乔治显得有些担心:“要断电了耶……”

我安慰他说:“别担心乔治,小朱爸爸那里有很多的充电宝,够我们用很多天呢。”

听到我这样说,乔治才略微放宽心,他又说:“快看,这个新闻是两天前发布的耶。”

“啊欧……”

但我发现新闻日期确确实实是两天前的时候,墙上所有的屏幕渍地一声,全部熄灭。

乔治大喊:“天呐!真的停电了!!”

我说:“是的乔治,我们快点回家用充电宝充电吧!”

我和乔治回到家,却发现家里的充电宝荡然无存,小朱爸说:“啊,对不起,乔治,因为断电的关系,充电宝的价格大涨,为了能卖个好价钱,我已经全部出售了,不过请放心,按照以往的经验,最多两天,又会重新供电的。”

“但我只有75%的电量了。”我说。

“或许我们可以省着点用。”朱爸爸说。

乔治决定要回家找充电宝,并邀请我也一起用。但很可惜的是,当我们去到乔治家时,充电宝的电量已经被乔治的爸爸用完了。

乔治说:“我还有80%的电量了。”

“可我只有70%的电量了。”我有些担心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电量。

“什么时候才有电啊!这样太无聊了。”乔治说。

我说:“或许我们可以再来一局游戏度过这段无聊的时间。”

乔治担忧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省着点用。”

我毫不在乎说:“别担心乔治,就一局游戏,不会消耗太多电量的。”

乔治点了点头,随着‘TIMI’一声响,我们在无聊的时间流中快速游过。

03

电量值——60%(黄色预警)

我从乔治家回家时,手机已经开始弹出电量预警的窗口了,我才有些懊恼,明明只想玩一局游戏,但玩了游戏之后又看了半集4D全息投影……

回到家,小朱爸爸又和妈妈吵架了,我没听懂他们在吵些什么,我用手机浏览信息,发现同上次大停电一样,网络上充斥着各种消极言论,有人说这一次停电,再也不会供电了……

我才不相信这些谣言呢,不过如果手机没电了……就会死人吧,那后果简直不能想象,我怀揣着不安,用手机放着催眠曲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依旧没电,全家就我电量最低,已经是55%了,小朱爸爸显然有些懊恼,他说他应该留一个充电宝自己用的。

说完这句话,不知怎么,妈妈又和他吵了起来。

我去见了乔治,乔治显然是昨晚没睡好,我问他睡觉没有用手机放歌听吗?

乔治回答:“爸爸妈妈说要省电,就没有用。”

“天呐,没有手机的辅助,你昨晚是怎么过的。”我惊讶。

乔治反而有些担忧地看着我的手机电量说:“你也一定要省点用啊,手机要是没电就麻烦了。”

这一天乔治不再跟我一起开黑玩游戏了,我们只能用手机看小说以此打发无聊的时间。

今天还是没有供电,网上的讨论更加激烈了,有人说末日就要到来了,真是好笑。

04

电量值——30%(蓝色警告)

停电的第三天。

小朱爸爸和妈妈吵架更加严重了,妈妈开始发疯似的大骂小朱爸爸,然后突然又抱着我大哭,而今天我的手机屏幕已经连续多次弹出蓝色的警告窗口了。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供电,网上的讨论已经乱成了一团,甚至有消息传出有人的手机已经没电,那人拿着没电的手机死在了家里,神色恐怖。

这太危言耸听了!

而我已经减少了用手机的时间,只为了省电,我为手机没电而深深恐惧,我会死吗?

“我会死吗?”我问妈妈。

妈妈抱紧了我,一次又一次说不会的,不会的,小朱爸爸皱眉苦脸地在窗边抽着烟。

我去见了乔治,乔治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即将离别的朋友,我问他:“如果手机没电,我真的会死吗?”

乔治不语,低着头脸沉得可怕。

这一天我们只是保持着手机的电量,除了看看时间和偶尔传来的消息,谁也不用。

05

电量——9%(红色跳动警告)

已经将近两天没有使用手机进行基本生活的我虚弱地躺在床上,小朱爸爸和妈妈在我床边陪伴着我,仿佛是在说爸爸妈妈永远陪在你身边。

但实际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妈妈紧紧抓住我没有力气的手埋头哭泣,爸爸在窗边抽着烟,一根又一根。

我知道在昨晚他想用所有的钱想要买回一个充电宝,但被人狠狠拒绝了,跟人打了一顿,结果还打不过别人,这样得小朱爸爸好弱啊。

乔治和他的家人也来看我了,他给我带来了我最爱的快乐肥宅水,但手机电量再次下降到8%的我已经没有力气坐起来欢迎他了,我只能露出一个笑容,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谢谢。

乔治安慰我一定会好起来的,供电就要到来了。

其实我知道实际情况,网上因为手机没电而死去的人已经太多太多,而网络上逐渐变得安静,安静的可怕,我知道并不是大家不想在网上说话,而是他们都没电了。

我的朋友们家人们都来了,他们簇拥在我的床边,眼中流露出不舍,就像是送别一个朋友。

我的眼皮逐渐沉重,意识模糊……

冥冥中,一个声音在重复问我:

“警告,电量不足,是否确认解除绑定?3秒后将自动解除绑定!”

解除绑定什么?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但我能感受到‘我’确确实实还存在着,我存在于一片黑暗,骤然,黑暗忽然碎裂,形成一条炫目的通道,通道将我吸入,直到带我来到了一个奇特的房间。

房间中有一个穿白衣的老人,我的到来并没有让他露出任何神色,他仿佛是一直就在这里等着人来。

他说:“欢迎来到门。”

什么门,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我怀着疑问。

他似乎知道我的疑问,继续说:“你并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也不需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的手机电量就快耗尽,根据程序的设定,生命体绑定的生命也会随电量的消耗而逝去,当然这并不代表你会真正的死去。”

“什么意思?”

我没听懂,老人继续解释:“但当电量耗尽,你就会被程序剥离,回到真相。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就此真正意义上死去,外面保留的注射器利用最后的电量给你注射氯化氢。”

虽然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我想都没想,当然是选择活下去,我说:“我选择第二个!”

老人看了我一眼,沧桑道:“你确定要选择回到真相,残喘么?在你之前,已经有154人选择了第二点,但他们最后都选择了自杀。”

我想到小朱爸爸,妈妈,乔治,他们都希望我活着,死亡是一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还有什么比活着这件事更重要。

老人叹息,说:“算了,你醒来,你会明白所有的,我们就不要浪费程序运行的最后电量了。”

老人说完,只见他右手一挥,眼前的一切,无论是房子还是老人自己都如同沙尘般崩解,我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坠入房子之外的黑暗,如坠深渊。

我猛地在营养液中醒来。

06

电量——0%(电量不足,已关机)

我醒来的地方,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地下室里的装满营养液的营养槽。

我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脑袋上连接着一部巴掌大的手机,手机处于黑屏状态。我想要把连接着脑袋的装置拿下来,却惊恐地发现,这个装置是镶嵌在脑袋上的,如果强行取下来,我脑袋很可能出现一个大洞。

那可真令人头疼,我只能任由着手机像一个小辫子一样垂在我的脑袋后面,我需要搞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

我裸着身体从槽里面费劲地走出,身体十分虚弱,地下室的光照暗淡,我看到周围有更多的营养槽,里面躺着一个又一个人……

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让我感到害怕,我的家人,朋友们也会在这里吗?

蓦然地,我听见了有人在哭,寻声而去,我看到一个赤裸的人跪在一块屏幕面前,此时哭声戛然而止,我走进看他,他已经死了,他手上抓着的针管上标明的是氯化氢。

我从未见过尸体,当我看见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尸堆时,恶心感让我干呕了许久,而屏幕一直在播放着什么……

“亲爱的朋友,当你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火种保存室应该已经开始供电不足了,为了防止沉睡导致的短暂失忆,我再为您陈述一次当前世界的状况。”

“我们的世界已经于一年前毁灭,一颗直径六百公里的小行星撞击于北美东部,尽管无数人在这场注定徒劳的灾难中做出了巨大的努力,遗憾的是,我们没能在临界点炸开小行星的内核使其分解……在这场灾难中,十分之一的人类瞬间蒸发于
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威能之下,大半数人类在撞击引发的灾难中牺牲,剩余的人类大都在能源枯竭,食物匮乏中相继丧生,只有少数的人进入了火种计划,政客们联合科学家在亚洲大陆架最稳定的板块建立了数千个火种保存室,目的是为了让
最优秀的人沉眠于此,等待灾难过去,重建人类的家园。”

“火种保存室配备营养槽和潜行式装置,构建出虚拟世界,使人体以沉睡的方式延长寿命,以度过上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火种保存室的电能来源是地热辐射,根据科学家的预算,地热辐射足够提供百年乃至千年的电力供应。但遗憾的
是,科学家并没有预算到设备损坏的速度,我们的能源转化机在三个月前因板块运动而损毁,再无任何修复的可能,火种保存室的备用电能已经消耗殆尽,现在只有营养槽中才有剩余的备用电源用于维持装置的运转。”

“相信醒来的人都会看到这段视频,很抱歉我的朋友们,即便你们选择了活下来,在这里依然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饥饿和寒冷将成为折磨你的最后酷刑,但是,朋友们,我希望你能坚持下去,因为你可能就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或许是电力再也无法支撑的原因,屏幕突然熄灭,保存室陷入一片死寂,我看到死在屏幕前的那具尸体,瘦骨嶙峋,表情却仿佛解脱。

而我也终于回忆起某段可怕的记忆,仿佛天塌地陷,那叫绝望。

我在保存室中找到了还在营养槽中的小朱爸爸和妈妈,还找到了乔治一家,他们在沉睡中安然无恙,但电量也已经不多。

我想我可以在饥饿中等待他们醒来,即便这个结局是那么绝望,但至少不会孤单。

林木故事 wechat
扫码关注公众号 阅读更多原创故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