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临时反水,小村姑绝地反杀

image

1

金水家祖上从清朝时期便开始卖卤肉。靠着一张制作卤肉的秘方,老金家可以说过上了代代吃肉自由的幸福生活。

老金家的秘方向来传男不传女,但到了金水老爹这一代,只得了金水这么一个闺女。当时计划生育抓得严,老金因为做生意又是十里八乡的名人,偷偷生更不可能。于是老金愁白了头发,身上的肥膘少了十几斤也没办法再生一个儿子出来,
只能认命。

所以说金水命好啊,在那个别人家的小孩还在为吃饱饭奋斗的年代,便从小不缺肉吃,又被她爹当成衣钵传人,眼珠子般的护着。不出意外的,金水被养成了地主家白白胖胖的傻闺女。

傻闺女其实不傻,只是不知人间疾苦,视她家卤肉为粪土,想给谁给谁,就连她养的大黑狗身后都跟着几条狗小弟。

“金水金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一起玩的小伙伴们围着她。

“是啊,怎么了?”金水一脸问号。

“那好朋友是不是有好东西要一起分享?”

“是啊是啊。”

“那把你家的肉拿来给我们吃点呗。”

“好啊好啊。”

于是老金经常发现自家傻闺女去上学的时候总是带着不少卤肉,很是高兴,闺女爱吃,以后多做点。

2

老金没文化,也吃够了没文化的苦,所以要求金水必须读书。金水在读书方面也争气,高中毕业后顺利考上大学,学的食品专业。

老金高兴啊。据说金水考上大学的时候,老金的卤肉都是半卖半送的,叫大家分享他的喜悦。

金水大学毕业的时候,正赶上大学生回乡创业的浪潮,索性放弃找工作,回家把她家的卤肉发扬光大。

老金一边高兴闺女回来继承家业,一边又愁闺女创业,资金咋来呢?

金水倒是很乐观,没事啊老爹,银行不是有贷款嘛,对大学生创业有优惠。

“贷款光利息就吓死人,赚钱还好,赔了我们拿什么还?”老金很是忧愁。

正在父女二人争执是否要贷款的时候,村长带着一个文质彬彬的年轻男人走进了老金家。

“老金啊,我给你帮忙来啦。”村长还没进门便吆喝。

“帮啥忙,我有什么要你帮忙的?”老金不耐烦地问。

老金跟村长俩人平时不对付。村长见不得老金家日子过得好,总是给老金找麻烦。

“哎呀,别不好意思啊。你家丫头金水不是要办什么食品加工厂,办厂不要钱啊?我这不是给你送钱来啦!”

村长带来的年轻人是他老婆的远房侄子,家在外省,有钱的富二代。人家富二代想自己创业,正在到处找项目。听说金水要办食品厂,生产独家秘方的卤肉,这不就上门来了。

老金一听,这好,真是瞌睡就有人递枕头。他对自家卤肉有信心,赶紧请客人进去详谈。

年轻人叫钱斌,老金喜欢他的姓,他姓金,他姓钱,一听就有缘啊。

钱斌尝了老金刚做出来的卤肉,又听了金水对食品厂的设想后,对这个项目很满意,当场决定要投资金水的食品厂。

金水用尽了力气才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跟钱斌讨论起食品厂的相关事务。

钱斌显然对建厂很有经验,不时地给金水提出意见或建议,又不忘对金水的赞美,说她一个刚毕业的小女孩就有这么强的能力,真是了不得。

金水一改平时大大咧咧的样子,露出一副小女孩的娇羞,哪有啊,我要学的还有很多呢。

老金看这两个年轻人眉来眼去的,当场也不好说什么,闺女大了总归要嫁人,如果小伙子靠谱,他还是乐见其成的。

于是食品厂便热火朝天地办起来。

3

建厂租的村里的地,因为村长从中帮忙牵线,给的租金很便宜,还可以先欠着。

但建材、设备和人工是不能欠的。由于厂子开始建的不大,前期投入也小,于是金水拿出10万,钱斌拿出20万做启动资金,并跟着金水跑上跑下忙着厂子的事。

这下老金更觉得钱斌不错。因此在钱斌流露出对金水有意思之后,老金也就顺水推舟地答应了。

金水自己也喜欢钱斌,觉得他有能力,对自己又好,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于是二人便光明正大地走在了一起。一时成了十里八村男才女貌的佳话。

金水的食品厂是打算做真空包装的卤肉。这样卤肉的保质期更长,销售范围更广。因此她家原来的卤肉配方便要进行改进。

这倒是难不住金水,她本来大学学的就是食品专业,对食品研发这块儿相当熟悉。于是金水便跟钱斌商量,她来负责进行配方改进,钱斌便负责建厂买设备。

钱斌跟金水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办的妥妥的。

金水的新配方弄好后,厂里的设备也已经调试好,便要进行试生产。这时钱斌提出来看金水的配方。

金水有点不愿意,毕竟做食品的,配方才是根基。就像可口可乐公司,配方都能保密100多年,才保证了它不被其他公司打败。

钱斌看出了金水的犹豫,劝她,咱俩都快结婚了,这个厂我又投了钱,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金水怕钱斌失望,也想着早晚都是一家人,给就给吧。便把配方给了钱斌。

新产品试生产很成功,味道比原来老金做的还要好。

钱斌兴奋地搂着金水许诺,宝贝你真棒,有了这个配方,我们的食品厂很快就能赚大钱,到时候你就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数钱,做老板娘享福吧。

金水也对未来一脸憧憬,男朋友贴心又有能力,老爹的卤肉马上就能发扬光大,自己真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可晚上金水就找不到钱斌了。电话打不通,厂里又没人,金水跟老爹急吼吼地赶到村长家。

村长说钱斌家里有事回家了,过几天就回来。金水不信,跟村长要他家地址。村长吱吱呜呜地说不出来。老金急的要砸了他家,他才交代。

原来钱斌根本不是她老婆的远房侄子,是他在外面跟人吹牛说村里的卤肉多好吃,还要建厂的时候,钱斌自己走上来请他牵线联系老金家的,并许诺事成之后给他好处。

村长见有好处便答应下来,怕老金他们不信,才撒谎说是远房亲戚。

“完了,遇到骗子了!”老金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哽咽道。

金水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自己被骗了感情不说,连配方都被骗走了,她怎么这么傻!

村长还在一边幸灾乐祸:“也不一定啊,他不还投资了20万嘛!”

金水眼里又有了希望,对啊,钱斌对我那么好,对食品厂付出那么多,哪个骗子会投20万进来啊?

“你就祈祷他不是骗子,否则我砸了你家,带外人来骗自己人,你这村长也别当了!”老金对村长发狠道。

现实总是很快打脸。钱斌消失后没几天,建材厂家、设备厂家和包工头便找上了金水家。原来钱斌建厂的时候买的东西都是赊账的!

他仗着老金家在附近几个村的名望,对外宣称他是老金家未来女婿,老金家不会不给钱,便把东西赊回来了,付定金的钱还是金水拿出来的!也就是说,他把他掏出来的20万又一分不少的吃了回去!

老金父女傻眼了。向来老实巴交的他们怎会想到有人竟这么无耻。但东西在他们家,钱斌能跑,他们不能跑啊,便跟要账的人保证,钱肯定会还的,给他们点时间。

4

老金父女去警察局报案,警察说他们没有证据,不予立案。

父女俩走投无路,便商量回家卖房卖地,先把欠账还上。毕竟还要在村里做人,不能赖账呀。

金水混身无力,都怪自己轻信别人,害的老爹这么大年纪了还要跟自己操心受罪。

金水把她的遭遇跟之前宿舍的姐妹们说了,大家纷纷安慰她。其中一个姐们给她出主意,可以找风险投资。

金水家有独家秘方,被钱斌骗去的也只是金水改进过的,跟原配方还是有差别的,原配方才最值钱。金水可以拿着她的独家秘方去找风投融资,没准儿能成。

金水想想,反正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成了更好,不成也没有比现在更坏了。当然,她这次一定把秘方保护好。

金水通过朋友牵线,参加了融资路演,别说,还真有几家风投对她家产品感兴趣,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

经过深入交谈,金水选择跟其中一家合作。这次她留了心眼,她以秘方入股,占股份70%,对方以资金入股占30%,且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这样,她相信自己肯定能保护好自家秘方,并把食品厂办起来。

金家的食品厂顺利开工了。经过这次被骗,金水也成长了很多。有时候,我们光对这个世界抱有善意还不行,还要随时充满警惕。骗子何其多,唯有自己多加小心。今后女厂长的道路肯定更艰难,但金水有信心自己可以克服任何困难,还要
感谢钱斌在她创业初始给她上了一课。

5

钱斌来找金水是1年后,那时候金水的食品厂已经步入正轨。

钱斌在老金家门口破口大骂:“金水你个贱人,拿假的配方忽悠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逼死我你们也别想活!”

“活该你个死骗子,你死了是遭报应。你以为你很高明啊,我闺女早看出来你不是好人,给你假的配方,拿你当猴子耍呢!”老金反骂。

“你个死骗子,还敢来我们村,看我不打死你!”村长拿着铁锹追着钱斌打。钱斌害他差点当不成村长,他怎能不恨!

“黑子,咬!”老金命令他家大黑狗。

于是村里只见大黑追着钱斌跟村长咬,后面跟着它的狗小弟。

其实老金是骗钱斌的,金水给钱斌的配方是她当时改良好的。但工厂停产的那半年,金水发现之前试制的样品发霉了,说明配方有问题,金水又做了改进。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而钱斌不知道。他以为自己得了宝,回家后便马不停蹄地开起了自己的食品厂。可想而知,他卖出去的产品出现严重质量问题,厂子被工商局查封了,他自己也被债主追的东躲西藏。

本来听说金水的食品厂开了,等着看金水的笑话,没想到她一点事没有,以为金水骗了他,才来找金水算账。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林木故事 wechat
扫码关注公众号 阅读更多原创故事
0%